中国书画函授远程快训学习中心>>>  书法技法

怎样临习《衡方碑》



文:教学辅导部   发表时间:2012-6-24 20:10:17

一、概说
    《衡方碑》(图为拓本局部),全称《汉故卫尉卿衡府君之碑》。此碑立于东汉建宁元年(公元168年)九月,是衡方的门生朱登等为其所立的颂德碑。该碑原立于山东汶上县,现藏山东泰安岱庙。碑高240厘米,宽110厘米。碑阳刻文23行,满行36字,计815字,字径4厘米,隶书。碑阴存题名两列,字已严重漫漶。碑额阳文隶书两行,共10字,为“汉故卫尉卿衡府君之碑”,字径9厘米,两行之间有竖格线。《衡方碑》存世所见最早拓本为明拓本,第六行“都尉将”之“将”字未损。
    《衡方碑》笔健骨壮,朴茂雄强,意态高古,自宋欧阳修以来,迭经著录,为著名汉碑之一,深受众多书法家和书法理论家青睐。清翁方纲《两汉金石记》称:“是碑书体宽绰而阔,密处不甚留隙地,似开后来颜鲁公正书之渐矣。盖其书势在《景君》、《郑固》二碑间也。”何绍基评此碑“方古中有倔强气”。方朔《枕经堂金石书画题跋》称其“字体方正深朴,与《张迁碑》可以伯仲”。刘熙载《艺概·书概》则云:“汉碑萧散如《韩敕》、《孔宙》,严密如《衡方》、《张迁》,皆隶书之盛也。”杨守敬《平碑记》认为:“此碑古健丰腴,北齐人书多从此出,当不在《华山碑》之下。”近代康有为《广艺舟双楫》说:“凝整则有《衡方》。”姚华《弗堂类稿》跋此碑云:“《景君》高古,惟势甚严整,不若《衡方》之变化于平正,从严整中出险峻。”现代杨震方《碑帖叙录》谓“此碑是北魏洛阳书风之源”。
    古今书坛取法《衡方碑》者不乏其人,其中清代伊秉绶即从此碑脱化而出,终成一代书法大家。

二、艺术特征
    (一)用笔古健,意态浑厚
    《衡方碑》的用笔以中锋为主,行笔迟涩,提按不甚明显。其横画几乎没有粗细变化,写来粗壮厚实,力透纸背,“燕尼”在整个线条中显得十分隐约含蓄。《衡方碑》的线条基本上继承了篆书中锋圆融的特征,但与篆书行笔匀称的运动特色却截然不同:它饱满粗重,丰腴朴实,运笔的受力点和速度在线条内多有变化;它的线条或粗或细,或直或曲,起笔或方或圆、或轻或重,转折或方折、或圆融,呈现了无穷的变化和不尽的意趣。如右图中“兴”字的长横以及“君”字上部的第二、三横。
    (二)结构“笨拙”,平中寓险
    《衡方碑》的艺术风格之一是结构笨拙,其形式特征是在严整中出险峻。但“笨拙”并不呆板。如右图中“君”字,第一横画方起上扬,另外两横画向左延伸外张,而其势则在下部“口”字右偏中得以调和。像“声”字,上部上开下合;“碑”字,左右错落。它们都在相互错位中寻求统一对比之势。《衡方碑》体态多取纵势,字形以长为主,以扁方为辅,风貌古朴。“肇”字第一横画破格加长且平稳扎实,使得上半部端正、宽大且厚实,但“聿”部紧缩倾斜,起到了变化的作用。该字的三部分对比强烈又不显突兀,倒有一股郁勃之气充溢字间。
    (三)布白严谨,格满行密
    《衡方碑》字形大多呈长方形,周边充实,笔画布局排列停匀,外围留地很少,乍看给人以刻板的感觉;但细加推审,则觉其体、其势齐而不呆、整而不板、塞而不闷、厚而不满,无一不苦心经营,极尽变化之能事,并且于方正中求灵动,茂密处求空灵,似欹反正,宛若天成。如右图中“寮”字的“宀”取篆意,呈合抱势延伸,中部之“目”略呈长方形,其脚点对称放置,整体端庄稳定。而“道”字,将末笔捺平摆,“谥”字右上部用一横代替,使整个字左长右扁,且“道”字、“谥”字波画均取收势,更给人以庄严肃穆、稳如磐石之感。这些字,字字显得雍容阔绰、威武雄壮,仪态上,确有颜真卿楷书堂堂正正、气宇轩昂之气象,无怪乎清翁方纲观此碑后发出“书体宽绰而阔,密处不甚留隙地,似开后来颜鲁公正书之渐矣”的慨叹。另外,此碑在字与字、行与行的排列上都很少留白,格满行密。这也是《衡方碑》的显著特点之一。
    (四)笔意灵动,格调高古
    表面看去,《衡方碑》笨拙古老,体态不合常情,缺乏“柔情”,但这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增强了《衡方碑》的审美特色。这种效果的产生来源于《衡方碑》的用笔。细加推究,其用笔扎实沉着,粗壮劲挺,多用直笔,少用曲笔,以直笔为主,曲笔辅之,偶有率意,达到了既古朴又灵动的效果。并且线条平实无华,给人以凝重沉稳的感觉,看似平淡,实为奇崛。如右图中“界”字的捺笔,一反《衡方碑》捺笔收缩的常规,而是极尽“放”势且底置,与左下撇形成了对称关系;“亮”字的最后一笔,一反平波不钩的常规,极尽上挑,草意毕现。这类钩的写法,成为《衡方碑》用笔的一大特点。
    《衡方碑》的审美特质不仅强烈地表现了汉代浑然朴实的时代特征,同时也构成了汉代碑刻艺术重气势、讲古拙的基本风貌。

三、《衡方碑》的笔法
    (一)点法。《衡方碑》中,点的基本形态以方势为主,且有方向、大小、长短、粗细、方圆、钝锐、俯仰之区别。其用笔沉实神聚,顾盼生姿。点同其他笔画组合成字时,常以独点、两点、三点、四点、多点的多种形态出现。我们既可将点看做是其他笔画的发端,又可将其视为横、竖、撇、捺笔画的缩写。点虽短小,但也有完整的起收笔过程。
    1.方笔独点。此点有直点(也叫短竖点)、左向点、右向点三种。其形态像缩短的或垂或斜的短竖,只是方向不同而已。这类方笔点的写法,可用藏锋折笔或侧锋切入的方法写成方头,收笔处因往往与其他笔画相连,所以不一定回锋,提笔收驻即可。下图中“守”字的首笔为直点,“高”字的首笔为左向点,“亡”字的首笔为右向点。
    2.圆笔点。此点主要表现为左向点。其写法是逆锋下笔,用笔圆转,濡笔成形即收,收笔根据需要有回锋、收锋之别。此类点多用于上中点、右上点和中下点。如下图中“之”、“淡”二字。
    3.圆笔尖点。此点即出锋圆点。三点水的散点大多是圆笔尖点。如下图中“浮”字的三点水和右上部的三点。
    4.横点。此点即短横。其写法是起收笔方圆并用,至长回锋收笔。如下图中“帝”字上横、“颜”字左上横。有的取篆意,在收笔时折笔与下横相连,如“郎”字首笔。
    5.曾头点。此点即上两点。其写法如同左向点和右向点,有上开下合与上合下开之分。上开下合型的如下图中“盖”字,写法如同左向点、右向点,一般均与下笔相接。上合下开的如“吊”字。
    6.其脚点。此点即下两点,由一短撇和圆点组成。如下图中“其”、“夷”二字,其中“其”字的点与底横有断有连,“夷”字的点与底横不连,其形各异,均成八字支撑状。
    7.分点。此点可分为无中竖分点和有中竖分点,写法各不相同。无中竖分点如下图中“丘”、“吊”二字。有中竖分点根据两分点所处的上中下不同位置而有别,如“少”、“步”、“平”、“末”四字,但写法基本上等同于撇捺,只是发笔即收。当字中没有“燕尾”时,右点有时出“燕尾”,如“丘”、“步”二字。

(二)横法
    隶书由篆书演化而来,篆书笔法是隶书笔法的基础。隶书的笔画只有写出篆书的笔意才能表现出古意。《衡方碑》的横画,起笔方圆皆用,但以圆笔为多。
    方笔起笔时纵向取势,凌空而下,正锋直入,笔酣墨畅,行笔迟涩凝重,神全力足,回收上提迅捷,多见斩钉截铁之势。如右图中“十”字的起笔和“诗”字右部的上两横,起笔方峻凌厉,行笔积点成形。
    圆起笔的长横,中部与方起笔的长横相同,惟起笔不同。圆起时,逆锋入笔,作圆后右行,至长收笔。如右图中的“王”字。《衡方碑》“蚕头燕尾”特征不突出,以两端起收圆润较为常见;对于个别的“蚕头燕尾”笔画,处理上也要注意和谐,不可过于张扬。右图中“蛮”、“置”二字燕尾横的处理就很典型。
    1.上弧横、下弧横。《衡方碑》的横画多数写得平直,但也有例外。如右图中“有”字的上横呈上弧状;“美”字的三横呈下弧状;“诗”字横画较多,右部各横尚平直,而言字旁第一、四笔则呈上弧状,第二笔呈下弧状。它们的笔法基本与平横笔法相同,但要注意形态变化。
    2.平波燕尾横。这是一种波势较平的横。其写法是笔行至中段后,笔画并无显著变细,也无明显减弱,波脚不是很大,取势较平。如右图中“干”、“室”二字的燕尾横。
    3.上扬燕尾横。如右图中“肃”、“年”二字之波笔。它们虽然所处的位置不同,但“燕尾”都上扬,形态较方拙,特点异常鲜明。这也是《衡方碑》“燕尾”的特点之一,有汉简意味。
    4.重尾波。此画入笔较轻,边行边按,至近尾段即逐渐加重顿按,使笔画渐变粗壮,收尾则多挑出。如右图中的“师”字和前面的“有”字。

(三)竖法
    《衡方碑》的竖画起笔方圆皆用,一般以方为主,刀刻意味浓厚。方起时要竖锋入纸,跪锋向左上角逆入,继而向右上角运笔,充实两角后翻锋向下运行,收笔时圆笔回锋。
    1、短竖。起笔后稍运即收,笔画较短,起收笔处一般与其他笔画相叠,故相叠处用笔要求不严。因为笔路较短,所以书写时要蓄势、果断、着力。如右图中的“任”字。
    2、长竖。与短竖起收无异,只是运笔过程稍长。正因为笔路较长,故书写时要沉稳涩行、力到笔端,切忌浮滑无力。如右图中的“中”、“讳”二字。
    《衡方碑》外紧内松、阔大壮美的书风,要求同时具备左右竖的字将竖笔相向或向背书写。如右图中“寅”、“宫”二字。
    
(四)撇法
    1、短撇。一般写法是逆锋左上起笔,右下按笔后调锋左下行,边行边提,至长收笔。如右图中的“我”字。还有一种写法,为了取得厚重效果,将侦Ij短撇反向书写,自上而下起笔,然后折笔右上行笔,用提法收笔,如“作”、“仁”二字的首笔。个别短撇以短竖的形态出现,如“先”字的首笔。
    2、中长撇。是介于短撇和长撇之间的一种撇画,一般位于字的左上部和中部。书写方法与短撇基本相同,是短撇的适度延伸,但收笔多回锋。如右图中“令”、“参”二字。
    3、长撇。典型的长撇一般为左下行笔画,常与右下行的捺画构成左右分背形势。这种撇捺分张的体势,两画之间的和谐关系很重要。如右图中的“人”字。值得注意的是,《衡方碑》的撇捺都不是很“放”。
    4、长弯撇。运笔涩行,行笔至中段改变方向,向左下方弧形撇出。如右图中的“尹”字。有的直长撇形状类似竖弯钩,在笔画的收尾处有较大的转折,并伴有下按动作,显得遒劲有力。如右图中的“州”字。
    5、曲头撇。在隶书中,有的撇画在写之前先写一笔连接的横。如右图中的“有”字。其写法是先由右向左逆锋入纸,提笔调锋右行,至折处锋略上,向右下按笔,再提笔调锋,由轻而重向左下运行,至收笔处,向左微折顿笔,提笔回收。

(五)捺法
    捺画的“燕尾”是隶书的突出特征之一。书写时由右下向左上入纸,迅疾向左下顿笔,提笔调锋,按笔铺毫,向左下行笔。运行时用力下按使笔画粗壮起来;收锋时,向右下顿笔,提笔向右上出锋。
    1.短捺。起笔有方有圆。如右图中的“举”字,短捺与横笔相叠,尾呈斜方,上细下粗,壮实有力。
    2.斜捺。多与左撇对称使用。此画由右下向左入纸,提笔向右上转锋,笔正后向右下运行,行笔时边提边按,至中部逐渐按笔下行,使下部越来越粗,至捺脚处用力下顿,然后提笔向右上收锋。如右图中的“舍”字。
    3.平捺。一般情况下作底捺使用。如右图中的“建”字。其前段有一折,头呈平形,中段略细,捺脚较粗,其尾部和波画“燕尾”基本相同。其写法是由左下向右上逆锋起笔,然后提笔调锋向右下行笔,中段提笔收细,下段逐渐重按,收锋时,提笔向右上出锋。

(六)折法
    《衡方碑》的折画也是多变的,主要是方折,也有从篆书脱胎出来的圆折,还有斜折。在方折中有平正的横方折与竖方折。在横方折中,有由横画或竖画略微伸出来的“肩胛”,写法上有所不同。
    1.横折。如右图中“用”字右上方的折是横折,这是比较平正的横方折。起笔和横画起笔一样,至折处锋略上,再向下轻顿,提笔左上再向右下按笔,提正笔锋下行,收笔和竖画一样。“有”字的“月”部横方折两竖画均出“肩胛”,这种情况在《衡方碑》中比较常见。再如“常”字,有三个横折,其“口”部的两竖画均出“肩胛”,呈倒梯形放置,其他两个横折是比较平正的横方折。出“肩胛”的横折实际上是两个竖笔加一个横笔。有的横折用圆折,其写法是横画起笔,至转折处捻管或使腕以调正笔锋,边行笔边转笔,改横行笔为竖行笔。在笔锋转换的时候须使用笔圆转活脱。此笔画的起头圆润,收笔方峻,线条粗粗细细,富有变化。“君”字首笔用转笔,其“口”部则用横折笔,以避免雷同。
    2.竖折。如右图中的“巳”字只有三笔,却有两个转折:上横折折角方峻,好像是横钩的写法;竖弯钩是主笔,浑厚朴茂,钩捺雄浑挺拔。这个竖弯钩的写法是:由右下向左上入纸,向右上转锋,提正笔后向下运行,边提边按,至转折处捻管或使腕以调正笔锋,边行笔边转笔,改竖行笔为横行笔,边行边按,至捺脚处向右上出锋。“块”(别体字)字的竖折笔用方折,竖至折处提笔换向,似在一个竖画写完后紧接着叠加在竖的末端写一横画。
    3.斜折。如右图中“有”字的折头撇就是斜折。其写法是由右下向左上入纸,向左下顿笔,提正笔后向右偏下行笔,至折处锋略上,向下顿笔,再提笔调锋,向左下运行,至中段可逐渐按笔,使笔画壮实有力,收笔时向左顿笔回收。


(七)钩法
    《衡方碑》钩画在方向、长短和外形上都有显著变化。
    1.戈画。《衡方碑》的戈画几乎都写成了如今楷书的斜捺。书写时逆锋入纸,向右下轻轻顿笔后铺毫右下行笔,边行边按,略带曲行动作,收笔时,向右下顿笔,提笔改向,向右出锋。这样,捺脚就会出现“凹”形。如右图中的“伐”字。
    2.右向钩。《衡方碑》的右向钩挑也大多写成燕尾捺,基本形态有三种。一是卧钩,即“心”字底的钩。这种钩似乎捺,略弯,收笔时尾部上扬。如右图中的“恩”字。二是竖弯钩。有三种形态:一种尾部略平,收笔含蓄,如“纯”字;一种书写时由轻至重再渐轻,似一个圆弧,收笔含蓄,如“先”字;还有一种钩挑极尽彰显之态,或重按轻出(如“礼”字),或重按重出(如“永”字),或率意为之,似有草意(如“九”字),也有的委婉含蓄,藏而不露(如“耽”字)。“九”字这种写法在《衡方碑》中较为常见。三是背抛钩。写法多如竖弯钩。
    3.左向钩。即竖钩。其写法起笔同竖,向左上入纸,向右顿笔,提正笔向下运行,至中段略提并向左弧,再按笔加粗尾部,收笔时向左上顿笔,提笔回收。如右图中的“于”字是独体字,两横略平,下横略长,因竖画下部的钩左掠较重,故该笔画居右起笔,而并非居中。


(八)提法
    1.平提。如右图中“接”字的左旁提画就是平提。此画类似短横,头斜方,尾方翘,体势平斜。其写法是由右下向左上入纸,马上向右下顿笔,提正笔向右出锋。
    2.竖提。如右图中“长”字的左下是竖提。其上端与横叠加,竖笔略呈弧形,下端是提画,出锋粗壮。竖提笔画是由竖和提两笔连写而成的:先竖画,至提画时叠加在竖的末端另行起笔,收笔时按笔向右上出锋收笔。“丧”字竖笔入笔较轻,向左下行笔,边行边按,至转笔处,调锋右上行笔,边行边提笔出锋,出锋以钝出为好。
  
三、偏旁部首
    (一)左旁
    1.亻部。要依右边字形而生势。如果右半部结构复杂,它所占空间比重就大。需要注意的是,“亻”部首笔短撇的写法是有区别的。如右图中“侃”字右边笔画较多,为了取得字的厚重感,将侧短撇反向书写,用提法收笔。
    2.双立人部。写法各异,大都根据右部结构变化而有所变化,体现出因字生形的特点。如右图中“术”、“德”二字。
    3.氵部。“冫”旁与“氵”旁写法类似,姑且统称“散水”。《衡方碑》的“散水”写法多样,一般出锋方向集于一点,如右图中“冯”、“清”二字。但也有的向右上一个方向平行出锋,如“温”字。而“泄”字“氵”旁的写法更为别致,看上去三点形态各异。可是,如果仔细分析,可见最后一点的出锋方向与前两点是—致的。
    4.扌部。长短需根据右边字形而定。一般认为篆隶无钩,但《衡方碑》的钩比较夸张,竖钩的转弯处圆转遒劲。如右图中的“授”、“按”二字。
    5.耳刀部。有左右之别:左为“阜”部演化而来,右为“邑”部演化而来。由于构字讲避让,一般在左者形小紧凑,在右者大而开张,且因所搭配部分的结构、大小不同而有所变化。如右图中的“阶”、“陨”、“郎”三字。
 6、木部。体形稍窄,左右的撇捺紧凑,撇捺的构架为直角。如附图中的“相”字。
    7、禾部。第一画作短平撇,竖画突出,中间的撇捺简短,以衬出竖画的挺拔。总的看来,除第一画作短平撇外,其他与“木部”构架类似。如附图中的“稽”字。
    8、言部。前四画多写作短横,但姿态各异,递相错落,饶有风姿。起笔应注意方圆有别,行笔应注意提按变化,这样才不致刻板。如附图中的“诗”、“议”二字。
    9、日部。应写得方长,其笔画轻重、向背变化可依据结字避让需要有异。附图中“时”字因右部“寺”中间两横画左伸,故“日”部取背势;“曜”字因右旁上半部笔画多斜势,故而“日”部上置且后两笔取斜势。
    10、金部。两种写法:一种是中间竖画写在下部两横之间,如附图中的“录”字;另一种是中间竖画贯穿三横之间,如“钦”字。注意“钦”字的金字旁下两点有相背之势,这在《衡方碑》的对称点中较为常用。
    11、礻部。上点作短横,竖画立于中间,撇捺左右对称等长,虽为偏旁,但亦显得中正静穆,如附图中的“祥”字。另外需说明,该字右部第一、二笔的起笔先写两短横,是由篆书化来。
    12、纟部。其变化主要在最后三画,一般为三点式,但形态不同,如附图中的“纯”、“绩”、“经”三字。
    13、车部。比较方正,其大小取决于右部,如附图中的“轨”字。
    14、忄部。中间竖长,两边竖短,间距大致相等。长短、相背随右部字形高低而有变化。如附图中的“悼”字左右竖取背势,与“卓”字“口”形框的背势相统一;“悦”字中左右竖取相势,与“兑”字“厶”形框的相势相统一。
    15、立部、山部。皆因短小而居左上。如附图中的“靖”、“翊”二字。《衡方碑》以方正朴拙自立面目,一般夸大偏旁部首,各部多作对称处置。但这里立部、山部还是作了错落处理。
    16、贝部。与右旁天地齐平,“贝”字各横画及下两点的底部延长线平行且左低右高,如附图中的“赙”字。
 6、木部。体形稍窄,左右的撇捺紧凑,撇捺的构架为直角。如附图中的“相”字。
    7、禾部。第一画作短平撇,竖画突出,中间的撇捺简短,以衬出竖画的挺拔。总的看来,除第一画作短平撇外,其他与“木部”构架类似。如附图中的“稽”字。
    8、言部。前四画多写作短横,但姿态各异,递相错落,饶有风姿。起笔应注意方圆有别,行笔应注意提按变化,这样才不致刻板。如附图中的“诗”、“议”二字。
    9、日部。应写得方长,其笔画轻重、向背变化可依据结字避让需要有异。附图中“时”字因右部“寺”中间两横画左伸,故“日”部取背势;“曜”字因右旁上半部笔画多斜势,故而“日”部上置且后两笔取斜势。
    10、金部。两种写法:一种是中间竖画写在下部两横之间,如附图中的“录”字;另一种是中间竖画贯穿三横之间,如“钦”字。注意“钦”字的金字旁下两点有相背之势,这在《衡方碑》的对称点中较为常用。
    11、礻部。上点作短横,竖画立于中间,撇捺左右对称等长,虽为偏旁,但亦显得中正静穆,如附图中的“祥”字。另外需说明,该字右部第一、二笔的起笔先写两短横,是由篆书化来。
    12、纟部。其变化主要在最后三画,一般为三点式,但形态不同,如附图中的“纯”、“绩”、“经”三字。
    13、车部。比较方正,其大小取决于右部,如附图中的“轨”字。
    14、忄部。中间竖长,两边竖短,间距大致相等。长短、相背随右部字形高低而有变化。如附图中的“悼”字左右竖取背势,与“卓”字“口”形框的背势相统一;“悦”字中左右竖取相势,与“兑”字“厶”形框的相势相统一。
    15、立部、山部。皆因短小而居左上。如附图中的“靖”、“翊”二字。《衡方碑》以方正朴拙自立面目,一般夸大偏旁部首,各部多作对称处置。但这里立部、山部还是作了错落处理。
    16、贝部。与右旁天地齐平,“贝”字各横画及下两点的底部延长线平行且左低右高,如附图中的“赙”字。
 17.月部。月部与贝部在构字上类似。在左时,也与右旁天地齐平,“月”内部两横偏上,如附图中的“胶”字。月部在右时,“月”内部两横居中,如“明”字。

18.左向片部。长竖作竖钩状,横撇省减撇笔,似开时下简化字之渐。如附图中的“将”字。

19.矛部。取篆意,上密下疏,故撇笔偏高且收缩,字形端正。如附图中的“务”字。  

(二)右旁

1.攵部。“攵”部首笔因作点或作撇而分为两种体势,多取散势,得散逸之趣。如附图中的“故”字。

2.页部。多居字的右半边。其中部“目”的外框多作长方形,下部的两点各有变化,有时右点出“燕尾”。如附图中的“颖”字。“颂”字因左旁偏高,故右侧的“目”底横左伸。

3.立刀。首笔作点或斜横,位置偏高;竖钩作弯,出锋有别。如附图中的“剥”、“克”二字。

4.寸部。起笔较轻,点笔较平,如附图中的“尉”字。

5.力部。“力”旁横折钩的起笔多作斜势,折法有方有圆,钩法有出锋、藏锋之别。有的在写法上根据左边字形的简繁而变化,但撇笔和弯钩笔的下部均平行斜置。如附图中的“动”字。

6.戈部。“戈”的长钩多作平波法,如附图中的“职”字。也有作上挑之波的,如“戎”字,但均不打右上点。长钩斜伸,较其他汉碑要收敛些。

7.鸟部。首撇收缩为点,下四点弧形放置。整个字方正端庄。如附图中的“鹁”字。

8.斤部。因与左部搭配需重心稳定,故横画偏低,竖笔特长。如附图中的 “斯”字。

9.几部。因左旁影响,故首笔长撇作竖钩,与横折弯钩形成对称。如附图中的“凯”字。

 

中国书画函授远程快训学习中心 咨询电话:4006667982 ; 咨询QQ:461396510 ; 电子邮箱:shuhuahanshou@126.com